鹿娘

请跟这个社交障碍死宅说说话,她会开心死的

画了一个在剑冢里暴打我的女人

不知道是武功练的不对还是老了,勤学苦练30年一进剑冢全家让她摁在地上锤的跟三孙子似的

我这把初代老骨头可能要交在里面了,希望我闺女争气,别跟爹爹似的,一个大男人猫在五毒练了大半辈子鞭法,能有输出才活见了鬼了。

#老图重置#

"Ygnailh,ygnaiih, thflthkh'ngha!”

塞勒姆这章就有种跑团刚开始kp舌灿莲花调查员步步为营,一路兴奋的跑到后半夜,kp口干又舌燥外加特别困,但还怕今天不跑完日后大家全鸽了,遂开始让npc狂推剧情草草撕卡,赶紧撕完大家散伙睡觉的感觉。 ​​

以及愚昧的村民简直比魔兽更让人恐惧,我咕哒子当年面对踏着血海步步紧逼的提妈时都没有这么绝望,好好的妹子活活逼上英灵座,这一局就不应该企图跟他们讲什么道理,喊上比利小子和切嗣从村东头往村西头枪毙,踢门就完事了天下太平【暴言

【太平歌词】阿贺津志山(大雾)

看看我翻出了什么沙雕玩意儿!

两年前从学戏的小伙伴那学了板腔体后口胡的太平歌词,把游戏里阿贺津志山今岩二人的触发剧情玩了一下

历史源家向,neta着玩,其实小今剑并没有这么重的戾气和恨意啦

只要听过太平歌词那个调调的打板儿都能唱,挺好玩的_(:ᗤ」ㄥ)_

——————————————————————

四方鼓动旌旗展

源氏赖朝战藤原

小今剑见状默无语

低头唤   岩融你听我言

我本是平安年间一短剑

巧匠三条氏妙手传

他铸我原是来祈愿

供奉在鞍马寺的青灯前

风清林静通灵窍

恰遇了源氏遗孤牛若丸

他魄明智敏筋骨健

目秀眉清更比潘安

只因那平源两族来交战

他慈父兵败沙场前

纵满门骨肉俱离散

誓为亡父雪仇冤

夜习弓马与刀剑

鞍马的天狗将他传

老方丈以我酬他少年肝胆

自此我将主公伴

五条大桥遇弁庆

他欲夺我 偏将这牛若丸拦

我主身轻如飞燕

巧伏得怒目莽罗汉

光阴匆匆若飞箭

源赖朝终将平家反

我主他助兄把义旗来展

智计频出伟功献

神兵走马踏山涧

怒海翻涛八艇船

可这刀兵哪若人心儿险

我主公只道把那功业建

却不知贤名反惹妒恨至

飞鸟尽  他兄便将良弓断

我主公  万水千关仓皇涉

爱侣娇儿泣难全

几遭关前逢艰险

幸有知己将身伴

叹只叹   天地竟无立锥处

终受奸计把重围陷

好弁庆一身罗汉胆

万箭不倒死立阵前

悲主公   他一世流离又蒙难

哭世间   魑魅搏人云覆雨翻

哀我本   破阵杀敌护身的剑

终究却   亲渡主公归黄泉!

害他的奸贼是哪一个

便是源氏赖朝共藤原

岩融啊   你主亦是乱箭下死

如今何不助我雪仇冤?

若欲知岩融他作何解

您下个刀剑乱舞自己玩

今天份的鹤姥爷

本来想摸舞台剧黑鹤的,结果摸着摸着逐渐忘记目的.exe

格里芬快板·有序紊流【大雾】

“你骚话怎么那么多”——涅托
“我就瞎鸡儿试试”——某不务正业指挥官

尊声在座的诸看官
且听我,接过上回书来言

这指挥官,落敌手
谁料涅托忽开口
“暂编故事拖半刻
小队即刻来相救”

说话间  四个涅托到眼前
若问二狗哪里去
听我来把故事编

可说这   二狗浴血夺据点
暮色渐沉绝能源
警报顿生杀机起
残躯含恨赴黄泉

“啪”

涅托莫要动火气
我把实情对你叙

二狗深会战友意
铁血零件修自己
稻草人来强相抗
纵弃同伴终遇敌
军方黄雀犹在后
一声号令便击毙

“啪”

一个巴掌到眼前
咱这故事还得继续圆

二狗绝境巧周旋
交易暗与铁血谈
既调军方猛虎去
又纵铁血归远山
稻草人,不简单
穷途竟把迷津点
疾驱RO做兵蚁
敌友抵背渡难关

涅托闻言轻点头
绝境哪复计恩仇
二狗来去已知晓
下面该问416

416,她化飞灰
残机裹挟烈火坠
希望焚尽但余悲

涅托听罢抬脚踹
莫将无用口舌废
“说实话!”

416,她情义真
彼此平安休多问
随我投奔格里芬

情义真,情义真
涅托听了怒十分
凌空飞起一脚来
“骚话拿去骗死人”
“说实话!”

416,她归队去
纵然诸般意难平
战友四人终相聚

听罢涅托四人起
爆锤一顿做还礼
416事我不问
安洁莉娅哪里?

战局难测常变乱
安洁莉娅受感染
强援散去弹药尽
生死只在旦夕间
纵得忤逆来救援
时势已去难回天
重围之下安洁死
忤逆小队皆殉战

涅托怒道不合理
反手拿出吐真剂
这安洁究竟在哪里?
“说实话!”

叶格尔,痛回首
追思三战诸战友
劫波渡尽名方就
英魂憾丧女子手
装甲战车齐唤来
莫与寇仇留活口
弹如疾雨烽烟骤
废墟之下作尸首

说话间,这吐真药剂实不轻
几欲开口泄实情
恍惚谁人将我唤
不得了  来了救援小队众人形
若要问
指挥官可曾脱险境
咱们下回分解听分明

【下台鞠躬】

“圣人从来衣衫褴褛”

【对不起又画了奇怪的东西

【neta】“那种规模的文明现在也就是一个村子啊!”

♤ 关于“那种规模在现在就是个村子”这种说法的neta
♤ 是和小伙伴聊天时的放飞产物
♤ 又胡编些什么骚东西系列

1.
乌鲁克村村长姓闪
邻村跟乌鲁克就隔着一片坟地,那边有个拉村长。
今年大米丰收,闪村长特别开心,遂请拉村长来村里打麻将。
闪村长,拉村长,恩书记,三缺一,又不是很想找村里的妇女主任,怕一言不合又干起来。
妇女主任的妹妹看坟,没空。
遂往大不列颠屯,把呆村长请来了。
呆村长来了
然后今年白丰收了。

2.
说起打麻将,河对面还有个帝村长。
帝村长年轻时候打过仗,
他家政委姓诸葛,退休前在四川那片任公职,打麻将贼溜,人也聪明,几轮过手,谁手里有什么心下了然。
有他在场在座各位谁都别想赢
哪个村长打麻将都不太愿意带他。
但诸葛政委有一个好处
他家有张好桌子,八角形的桌面,又宽又大,光桌子底下就能蹲三个人。
最重要的是倍结实,能扛住打麻将这几位的爆捶。
所以逢年过节有活动,村长们也就豁的出去输钱,场场叫诸葛政委带桌子一起过来玩。
诸葛政委跟帝村长说,我这节过的也跟加班似的。

3.
其实还有个织田村长
前两年人际关系搞得不好,后门柴火垛让人烧了。
织田他们村子地方不大,人倒挺多
日后还可能越来越多。
他们村风俗和编制都略显不同,是有武'装的。
民兵一排长冲田总司,武艺精湛,两把刀都成了精。
民兵连长土方同志,武艺精湛,卖药的老本行念念不忘
家里的存货常年跟一排长内部自产自销。
还有一位小姐牛若丸,早些年有点家庭矛盾,被她哥带人撵了村
听说前段时间去乌鲁克村,自己一个人成立了个偶像组合,叫牛若丸-48
经纪人提妈。

4.
呆村长是这一批村长里最有正事的
大不列颠村里文化建设搞得好,手下得用的人多,上下和气,各个部门也都齐全。
村支书老兰同志的儿子和闺女双双考上大学,可以说非常有出息了。
今年放假,俩人带了同学回家。
同学叫藤丸立香,特别懂事,第一次来就提了一麻袋大骑士勋章,肩上还背了个大包
呆村长的野儿子接过包拉开一看,
这啥?笋吗?
立香敦厚一笑
迦勒底特产,巴巴托斯,您各位尝尝。

“而沉眠于紫檀木匣中的这支枪,却不是用金钱能买到的东西。这是切嗣曾经的战友,于九年前引退之后交由舞弥保管,是这世上独一无二、只属于切嗣一人的枪。”
……
“这是Tompson/Center出品的竞争者,由胡桃木削成的枪夹和枪柄中嵌着十四厘米长的枪身,使人不由联想起一柄收在鞘中的短剑。”

fz小说读到这段(夸我老婆的)场景的时候,脑内关于切嗣爸爸×竞争者主从的neta就开始疯狂运转了!

——掀开封存九年的紫檀木匣,静静沉眠其间锋锐夺目的战术少女,犹如一把收在鞘间的靛色短剑。

这一定就是所谓幸福的少特幻吧喂!

切嗣爸爸来格里芬当正义的指挥官吼不吼啊!!

现在联动脑洞根本停不下来

填弹play什么的…

夜战肯尼斯的时候,绿毛M950火力全开冲锋在前,竞争者在后冷眼看准时机魔弹一发毙命什么的…

wa酱一直跟着舞弥行动,嘴上说着“才不想和无趣的男人一起战斗呢”,其实超想让爸爸亲手使用,夸奖她性能优秀战力可靠什么的……

哇将来一定全部画出来试试看……

恋爱情节上脑画了点奇怪的东西(。•̀ᴗ-)✧